欢迎光临沈重武:那泛黄的旧迹,见证着父亲的“酒道人生”_杯酒人生_文化_资讯_河南酒业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保存本站桌面快捷方式 ↓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杯酒人生 » 正文

沈重武:那泛黄的旧迹,见证着父亲的“酒道人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6-04  浏览次数:11708
核心提示:时间过得真快,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快三周年了。他的一生都在积极倡导并不断实践着白酒的科技创新发展,正如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委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先生写的“一生只为一杯酒”。父亲晚年更是把鉴酒和写作作为人生乐趣。数月前,我看到母亲整理出了父亲的一些文稿,其中有的纸张已经呈现出焦黄色,见证着时间的久远。
 

您匆匆的,

匆匆的离开了我们。

您匆匆的,

匆匆的告别了红尘!

您用毕生的精力,

撰写着白酒科技的专论;

您用一生的时间,

践行酒业老兵的责任。

日月星辰,

天地乾坤,

一个老兵,

为酒而生。

退休以后的父亲,

工作更加拼命,

以充满对白酒行业的激情,

用尽自己最后的所能。

从西藏到南宁,

从海口到内蒙,

到处有您不知疲倦的身影,

到处听到您为白酒发展的声音。

酒道人生,

是您追求的源本。

科技引领,

是您遵循的使命。

认真践行,

是您欣慰的事情!

东方论坛的开讲,

苏鲁豫皖的联盟,

鲁雅花冠的首肯,

宣酒小窖的确定……

石湾豉香的命名,

龙江家园的欢声,

乾天芝香的引领,

云贵特色的鉴品……

洋河绵柔的创新,

今世缘机械酿酒的成型,

即使在生命垂危的时候,

还念念不忘小曲酒会议的进程……

62个严寒酷暑,

62个春夏秋冬!

为白酒,

您呕心沥血下基层,

为行业,

您直抒胸臆情意真。

健康饮酒,

回归科学的本能;理性饮酒,

改变不良的酒风!

您坦陈白酒原属一条根,

但酒体可以流派纷呈。

您关心要以消费者口感为基准,

酒香还怕巷子深。

您坚信白酒创新要培养一代年轻人,

芝麻香的研发践行酒业老兵的使命。

白酒,关乎行业的生存,

白酒,关系到亿万人民。

为了白酒的发展和传承,

您丝毫不荫福亲友儿孙。

只要有利于行业兴盛,

您就乐呵高兴,

大义可以避亲,

一辈子做事分明而且较真!

酒,是您的根,

酒,是您的本,

酒是您珍视的生命,

酒是您一生的永恒!

您匆匆的,

匆匆的离开了我们。

您匆匆的,

匆匆的告别了红尘。

您带着酒业老兵的无限热忱,

带着对国粹不懈追求的精神,

向着天国传递酒魂,

在天堂继续传播酒道人生!

您用一生对酒业的赤诚,

留下了比任何物质都金贵的“钱银”,

我将铭记您的教导谆谆:

“做酒如人,做事沉稳”。

沿着您开启的酒道航灯,

续写自己的人生旅程!

时间过得真快,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快三周年了。他的一生都在积极倡导并不断实践着白酒的科技创新发展,正如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委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先生写的“一生只为一杯酒”。父亲晚年更是把鉴酒和写作作为人生乐趣。数月前,我看到母亲整理出了父亲的一些文稿,其中有的纸张已经呈现出焦黄色,见证着时间的久远。

这些手稿,不仅包含着对中国酒业发展的思考,也饱含着父亲对子孙成长的期望。他希望他的后人能学有所成,能成为对国家建设有用的人才。从这个意义上说,父亲留下的这些文稿,对我们来说也是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在行业内父亲可谓德高望重,声名卓著。但在我们家,从父亲算起三代人中没有一个能继承他的事业,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就个人而言,我缺乏对酒的敏感。自幼父母把我寄放在上海祖父家,与父母亲远隔千里之外,缺少浓重的文化氛围。再加上我天生不爱喝酒,学的是中文,干的是政工,也就没有与酒圈交道过密。

父亲认为,做酒是一门技术,更是一门科学。20世纪70年代初,父亲担任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试剂厂厂长,他带着一批十五六岁的兵团小战士搞白酒分析研究。记得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和妹妹去厂里找父亲。昏暗的灯光下,父亲一手给自制的小锅炉加火,一手捂着肚子,是父亲的老胃病又犯了,我和妹妹连忙给父亲披上了外衣。妹妹说:“啥时候了还在干,明天再做不行吗?”“这实验夜里不能熄火,不然数据就要重做。”父亲耐心地告诉我们。一直到天亮,父亲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试验数据出来了,终于成功了,父亲那坚毅的眼神中充满喜悦。那一幕幕情形,像过电影一样浮现在眼前,记忆犹新。记得20世纪70年代末的一天,父亲到上海出差。他到我一个人住的7平方米的小屋子里,那一夜我们父子俩在沙发床上同榻而栖,聊了许多。他问了我进工厂工作的情况,知道我还担任了一些社会工作,嘱咐说:“一个人要过好工作关、生活关。虽然从小父母不在你的身边,但是现在长大了,无论做什么工作,都要静得下心,要注重学习,还要刻苦钻研……”那夜,父亲第一次向我讲述了他的人生历程。

20世纪初,父亲调到南京工作,我在上海机电局下属的企业当了领导。那时企业的工会搞活动要采购一些酒作为礼品,我们就从上海开面包车到南京洋河酒厂办事处去买洋河大曲。父亲知道后很严肃地对我说:“你不能利用任何关系去占酒厂的便宜,做人要谨慎,不要出风头。”

儿子工作以后,看到我父亲在家伏案品酒写作,好奇地也想学品酒,父亲却严肃地说:“别小看这一杯酒,那可是个技术活儿,其中的门道深着呢,还是干好自己的电脑软件工作吧。

”2016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到中国酒业协会《中外酒业》杂志社工作。由于担心父母不同意,所以事后才告诉他们。父母对我先斩后奏的做法意见很大。父亲找我谈话说:“你一辈子没跟酒圈人打过交道,现在退休了,又不了解酒圈的情况,挤进去干嘛?”

尽管父母不理解,但我还是想把自己融入酒圈的媒体。那时候,新媒体刚刚活跃起来,我边熟悉资料,边实践努力。我在半年多时间,给自己下任务,每天写一篇短文。到当年年底,共写了百余篇的稿件和诗词,其中诸多短文都发表在《中外酒业》公众号上。

2016年成都糖酒会期间,我与父亲还有杂志社总编辑杨志琴一起座谈,父亲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既然你喜欢写作,喜欢文学,也慢慢在了解和适应这个圈子,那就好好干,发挥你的长处,把酒业的新面貌,通过你的观察反映出来。”父亲是一个明智而讲原则的人,他对我的要求,不是单看表面,而是要看行动和结果。有父亲的明确表态和鼓励,我干劲更足了。2016年11月,杂志社根据中国酒业协会的要求,要对行业小曲酒的情况做调研,这也一直是父亲期盼“小曲酒春天到来”的夙愿。我和另一位记者负责云贵川三省。我们白天采访,晚上组稿,共递交了近20篇稿件,为2017年年初中酒协顺利召开行业小曲酒论坛做出了努力,受到了领导的好评。本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可是在小曲酒论坛预备会议召开的当天,我接到了父亲生病的消息,并连夜乘火车赶赴南京。谁知父亲就此一病不起……

纵观我的一生,有顺境也有挫折,这些都成了我人生经历的一部分。也许是骨子里继承了父亲“爱酒”的基因,也许是受父亲“酒道一生”的熏陶,我虽然从事过不少行业管理工作,可谓是个“杂家”,但我还是义无返顾地进入了酒圈子。为了尽快地了解和适应环境,我翻阅和自学了前辈和专家的白酒论著,从一个“酒业新兵”慢慢成长起来,通过参加专业培训,我还考取了国家一级品酒师职称。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父亲离开我们快三年了,而我常常会想起他那微驼的背影。连日来,翻看他生前讲话的视频,聆听他述说白酒的守正和创新。他对中国酒业发展充满信心,强调不能忘记行业创业的艰辛,白酒是千百年人类劳动与智慧的结晶,年轻一代肩负未竟事业的使命。

他曾比喻白酒的秘密是待挖的深井,要全力开发并讲述给消费者听,对于老祖宗留下的财富和作品,除了凭干劲还要学习与时俱进。带着眷恋、新奇等种种复杂的感情,双手迎接山花烂漫春天的来临,望着相片上的他笑得那么安详淡定,耳边萦绕着他“一生只为一杯酒”的余音。

前年,我在给自己生日作的《双十一随笔》中写道:

人过了六十几,

一切开始倒叙,

常常设问自己,

这辈子怎过的?

人要认准一个理,

不要与他人去比,

竭尽自己的全力,

去干自己想干的。

採掘酿造的奥秘,

探访酒史的情趣,

替潜心传播助臂,

为酒道文化摇旗。

父辈未下完的那盘棋,

如同精雕细琢的工艺,

攥紧了笔力多角思维,

余生没有更多的也许。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工商网监电子标识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北京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中国互联网协会